您的位置野三坡旅游網 >> 景點游樂 >> 魚谷洞 >> 谷雨時節野三坡魚谷洞探秘“噴魚”奇跡

谷雨時節野三坡魚谷洞探秘“噴魚”奇跡

在新千年的谷雨時節,我們有幸來到野三坡,一夜浙浙瀝瀝的小雨給久早的北方大地帶來了春的訊息,這時我們禁不住感嘆我們祖先的偉大,中國的節氣真是準確,每年在谷雨前后總會有春雨喜降大地。同時這場雨也令我們由衷的有一種激動和興奮,因為這場春雨對多鱗白甲魚來說,就是一個整裝待發的信號,在這之后的短短幾天里,饑餓的它們就會陸續地從洞里游出來,到外面覓食、交配和產卵。說來奇怪,它們在漆黑一片的洞里也能區分白天和黑夜,一般來講它們都會借著夜幕,在晚上潛出洞穴,這大概也是千百萬年來優勝劣汰、自然選擇的結果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們沿著頗簸的山路,驅車趕往魚谷洞。在五六十年代,多鱗白甲魚在這里的產量還相當大,當地的老百姓也清楚地知道每年谷雨的時候,這個洞會有大量的魚涌出。因為多鱗白甲魚秋天游回山洞的時候都是分散的,也就沒有人注意它們什么時候游進洞去,所以多數當地人都以為這些魚是由洞里的石頭變的,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,故而他們管這種魚叫石口魚。于是每年谷雨,附近的老百姓都會拿著大盆小桶,來到這里“接”魚。聽村里原來的書記講.附近兩個村的人為爭奪這種魚還曾經發生過械斗,當時每家每戶向陽一面的房頂上,曬的都是白花花的多麟白甲魚。我們可以想象,當時成千上萬的多鱗白甲魚從洞里踴躍而出的壯觀景象。除了這個洞之外,附近還有幾個洞也出魚,只是沒有“魚谷洞”出得多,但是由于每年都在此大量的捕撈,漏網之魚很少,因此也就只有很少量的魚能游到外面的小河里產卵繁殖,魚也就越來越少了,現在每年也只有不多的魚游出,個別的年份甚至很難見到。在另外一個洞,村民為了讓魚出得更多更快,曾用炸藥將洞口炸出了一個兩米多寬的大口子,由于環境的改變,魚的資源量下降迅速,很快這個洞就幾乎沒有多鱗白甲魚了。

來到魚谷洞,已經有人因為開發旅游資源,修葺了一個洞口,并且在洞的上面立了石碑。聽當地人講,19%年的時候,洞上面的山上發生了泥石流,滑下來的石頭擁塞了河道,使原來的水位上漲了一米多,淹沒了洞口。現在為了恢復原貌,正在清理河道。

這里倚靠著魚谷洞還有一個小型的礦泉水廠,因為種種原因,已經幾年沒有生產了。這個礦泉水廠只是汲取這洞里的天然礦泉水,產量又很小,所以對多鱗白甲魚的資源影響不大。根據原地礦部幾年的監測,這個洞里的泉水竟然檢測不到細菌,其水質的主要成份是鈣和惚,PH值是7. 41,看來多鱗白甲魚的生活環境還不錯。我們也測量了一下洞口和洞外河水的水溫,兩者大概相差2℃左右,洞口的水溫要高一些。

盡管我們早有心理準備,但是在洞口觀察了整整一個上午,也沒有發現多鱗白甲魚的蹤影。不過還算幸運,在礦泉水廠汲水的地方,順著手電筒的光看下去,發現泉水里有幾條魚的身影,因為多鱗白甲魚要先經過這里,才能從洞口出去,所以我們能斷定這幾條魚就是多鱗白甲魚。它們一動不動,但從體型上看,它們都不大。希望它們能夠安全地出去也能夠安全地回來,因為它們還擔負著生兒育女的重要任務,擔負著種族延續的重要使命。

后來我們又跑到附近的幾個曾經有多鱗白甲魚的洞去調查,也沒有看到它們的蹤跡。這使我們不由得有一種擔心,恐怕要不了多久這種魚就要在這一地區絕跡了。

不知道應該怎樣來結尾,結束文章是很輕松的一件事,但是一個物種的結束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了。盡管多鱗白甲魚目前還不是受保護的物種,但從魚谷洞多鱗白甲魚的數量驟減情況可以折射出一種現狀,人實在是一種可怕的動物,也許不遠的將來,隨著人們不斷破壞、生存環境的不斷改變,多鱗白甲魚就會像現在很多瀕危動物一樣,面臨一個尷尬的境地。在秦嶺深處有一處魚洞,因為修路堵塞了洞口,當時正是谷雨前后多鱗白甲魚要大量出洞的時候,幾天以后人們就發現有血水不斷從洞里滲出,其狀甚為慘烈。在野三坡,現在已經有人想到要著手保護魚谷洞的多鱗白甲魚了,不管怎么樣,這終歸是一個好的開始。

baidu
互聯網 野三坡
上海快3开奖l结果